<dl id="nfff7"><b id="nfff7"><b id="nfff7"></b></b></dl>

    
    

    <em id="nfff7"><p id="nfff7"><del id="nfff7"></del></p></em>
    <em id="nfff7"><cite id="nfff7"></cite></em><font id="nfff7"><form id="nfff7"><i id="nfff7"></i></form></font>
    <font id="nfff7"></font>
      <mark id="nfff7"></mark>
    <pre id="nfff7"><meter id="nfff7"><noframes id="nfff7">
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> 大連新聞>文化

      李安的微笑跨文化的優雅

      2022-06-10
      00:17
      大連晚報
      0

        志得意滿時的李安。

        志得意滿時的李安。

        略顯憂郁時的李安。

        略顯憂郁時的李安。   圖片均為資料圖

        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 張明春

        朋友的兒子在國外讀電影專業,本科畢業在即,是接著讀下去向著導演的方向前進,還是找個工作告別夢想,比較迷茫。我說,導演這行當成名晚,道路漫長而崎嶇,年輕時要做好籍籍無名的準備,四十歲成名都不算晚。李安四十歲才開張,四十六歲才爆得大名,早年被妻子養了六年。朋友笑說:“所以我兒子應該先找一個理工女做伴侶?!?/span>

        這當然是笑談,如果真能成名,五十歲六十歲都是值得的,只要那是你的夢想。而電影,是所有人的夢。

        A

        他火在《臥虎藏龍》那一年

        大陸人知道李安,是在2000年。那年《臥虎藏龍》上映。影片于2001年獲得第73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獎,李安因之成為國際大導。影響當然不止一宗,女主演章子怡也因之成為“國際章”。受其獲獎啟發,張藝謀也導演了武俠片《英雄》,甚至連作曲都用了同一個人——譚盾,以期獲得奧斯卡的青睞。他部分得償所愿,影片獲得了第75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提名,沒有最終獲獎。甚至還有后來的《十面埋伏》《長城》?!杜P虎藏龍》是一部極具東方韻味的電影——連譚盾的配樂都那么地道。影片陰翳的色調,簡直就是江南水鄉的復刻。而對江湖的討論,對人物內心的展示,賦予了影片濃郁的東方哲學的氣息。張藝謀也想玩點這種深沉,可惜功力不夠,有深沉未遂嫌疑。

        B

        “父親三部曲”更具李安味

        其實李安作品中更具東方韻味的,是其前作“父親三部曲”:《推手》《喜宴》《飲食男女》。表現了新舊觀念的沖突,親情及愛情的糾纏。

        2002年,郎雄病逝。人們這才想起是他主演了李安的“父親三部曲”,那個老父親,滄桑、慈愛、深沉,并能寬容與和解。其實,郎雄所飾演的老朱,有著太多的李安對自己父親的情感投射。

        《推手》略顯生澀,但亦足夠精彩,之前這種探討中西文化差異的電影并不多。影片在第28屆金馬獎上大熱,獲最佳影片、導演、原創劇本等數個獎項。這令制片方大受鼓舞,便迅速投拍了之后的兩部。

        這幾部影片太李安了,幾乎就是李安那幾年的沉寂的成果與回報。

        精彩的是《飲食男女》,其中對中國美食文化的展示,簡直有點“獻寶”的意味,甚至陰陽五行都融匯其中。據說影片中拍過的每一道菜,李安都會做?!帮嬍衬信?,人之大欲存焉”,這是《禮記》里的話。李安當然不會只滿足于講飲食。有前兩部影片的成功墊底,李安此時已能夠放開手腳,拍得比較奔放。影片數條線索并進:老朱的廚藝和味覺的失而復得,三個女兒各自的戀情,老朱與女兒們的感情紐帶……看似家長里短波瀾不驚,卻都各自暗流洶涌驚濤駭浪。而結構好比傳統相聲,在最后抖出最大的包袱!

        盡管是家庭題材戲,但《飲食男女》卻堪稱一部巨片!那時候,演二女兒的吳倩蓮正當紅——后來她居然消失得無影無蹤,從此不問江湖事;那時候,演錦榮的張艾嘉剛屆四十,還在青春的尾巴上搖曳;那時候,趙文瑄還剛入行,剛剛被李安調教成一個演員。所以導演有時候也受限制,需要找到能完成其意圖的演員,并不是總能如愿。

        C

        他的微笑有征服力

        2006年6月,李安獲得了第9屆上海國際電影節華語電影杰出貢獻獎。那時候,《斷背山》剛剛獲得第62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金獅獎,李安憑借該片獲得第78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獎,成為首位獲得該獎項的亞洲導演。那一年的上海電影節盛況空前,呂克·貝松做評委會主席,后來拍出了《雪國列車》《寄生蟲》的奉俊昊還在一個小單元——亞洲新人獎中擔任評委。但那一年,李安確實是電影節上的大熱人物,論壇上的主講人,閉幕式上的華語電影杰出貢獻獎獲得者。

        那一周之內,諸多主體活動現場,每次亮相,均以一身藍色西裝示人,清爽隨性,那一臉微笑,仿佛是對著在場的每一個人的。記得他在論壇上說,年輕的導演,最初一定是從做劇本開始的——因為你一般還沒有資格上來就做導演。這可真是切身的體會!

        6月下旬的上海,梅雨已過,難得的一個晴朗的黃昏,紅毯那端,明星從指定用車上陸續下來。輪到李安,關注度空前高企。一張招牌式的笑臉,儒雅、溫暖,略顯羞澀,頓時贏得歡呼。

        據“父親三部曲”的制片人——臺灣電影人徐立功回憶,李安第一次到他公司拜見他的時候,就帶著這張略顯謙遜的笑臉,并在半小時之內,完全地征服了他。

        李安的微笑,是經歷過逆境后的從容,是發自內心的優雅,是來自靈魂深處的顏布施。

        D

        在不同視角中

        體驗文化差異

        依稀記得許鞍華說過這么一句話——人格太完美的人拍不出好電影。莫非在李安儒雅謙遜的外表下,也有著一顆更復雜的心?不管怎么說,其精神世界的浩瀚,在華人電影導演中,確實是少有的。

        2016年,李安再次來到上海電影節,并在論壇上分享其經驗。他說:“你希望人永遠是純潔的,世界永遠是可信賴的,一些信仰和價值是堅固的,你希望能夠抓住不變的東西,但世界一而再再而三給你看它不是這樣子的,變是絕對的?!?/span>

        李安的豐富性,為別的導演所不及:“父親三部曲”、《臥虎藏龍》《斷背山》《色·戒》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《比利·林恩的中場戰事》,這幾部電影居然出自同一位導演之手!

        我想,正是由于李安有著各種視角的切換,讓他對多地的文化有著既切身的感受,又有著帶有距離感的打量,才使得其表達能夠客觀、收斂、含蓄而準確。經歷是財富!

      久久有精品国产23
        <dl id="nfff7"><b id="nfff7"><b id="nfff7"></b></b></dl>
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<em id="nfff7"><p id="nfff7"><del id="nfff7"></del></p></em>
        <em id="nfff7"><cite id="nfff7"></cite></em><font id="nfff7"><form id="nfff7"><i id="nfff7"></i></form></font>
        <font id="nfff7"></font>
          <mark id="nfff7"></mark>
        <pre id="nfff7"><meter id="nfff7"><noframes id="nfff7">